留学还是留守?疫情之下他们选择逆势而上

悲观地说,如果疫情一直这样持续下去,这可能会是有史以来第一批完全在国内取得毕业证的留学生。

孟依彤,就读于首都体育学院的公共事业管理专业。今年,她也加入了「逆行」的留学生大军。

「刚开始的时候,真的是挺艰难的,尤其是第一次接触写这种论文。完全没有头绪,你得去学他们的写作逻辑,逻辑会了之后,语言有时候又跟不上,还得去补语言。」

由于国内和国外在语言逻辑上存在着较大的差别,学术用语又和日常沟通用语有着诸多的不同。孟依彤连续熬夜了好几天。

3个月前,她正式开始了在国内的「留学」生涯。由于受到疫情的影响,爱丁堡大学将第一个阶段的课程设置成了网课。

倘若没有疫情,现在的她应该已经和同学们相聚在爱丁堡了。下课之后在王子街闲逛,研究一下当天晚餐的食材。周末登上卡尔顿山,站在山顶俯瞰这座城市,或者躺在草坪上吹风看夕阳。

可如今,爱丁堡冬季的圣诞节集市,热红酒已经慢慢变凉,摊主也早已撤场;几个月后的爱丁堡夏季艺术狂欢,估计也很难见到中国人的面孔。

「留学」两个字,在疫情之下被重新定义为「留在家里上学」;作为同班同学,大家也仅仅是以网友的身份相见……

摆在每个应届毕业生面前的,无非就是这三条路:就业、考研和出国留学。哪怕站在同一个十字路口,不同的人,选择的方向和评判的标准也是截然不同的。

随着国内就业压力的增加,考研呈现出了很明显的增长趋势,但在增长的背后,也意味着内卷现象的不断加剧。多数人为了少数的坑位,挤破脑袋往里冲,同时还要承担着考研落榜的风险。

孟依彤选择出国留学,倒不是出于对风险的规避,而是源于大三上学期学校组织的交换项目。正是这3个月在丹麦的交流经历,让她看到了更大的世界。

「你必须要去掌握一门外语,或者了解一个国家的历史文化。我觉得最重点的,对于我个人来说,只有我申请到一个排名很靠前的学校,才有可能达到我对自己学历翻身的机会。」

「翻身」这两个字听起来有些无奈,却揭露了一个残忍的事实。校招期间,孟依彤曾尝试投递国内某大厂,但由于所在院校并非是重点高校,简历直接被系统卡掉,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得到。

如果按照985或者211的标准,国内除了北京体育大学以外,其他体育院校的学生,根本不可能以校招的方式进入大厂。

每个人都希望用相对较少的成本,换取更高的收益。在权衡了时间、金钱、风险,以及考虑到国际化趋势的必然之后,最终,孟依彤还是选择了出国留学。

产生出国留学的想法之后,也面临着三个问题:一、选择去哪个国家;二、选择申请哪一所高校;三、是否还要继续攻读体育相关专业。

「当时纠结了一下,想着要么就去英国,要么就去美国,这两个国家认的可度还是比较高的。但是考虑到美国有一点乱,所以就没去。

英国的拉夫堡和爱丁堡都很不错,拉夫堡的体育管理排名世界第一,爱丁堡的综合排名会更高。我不太想把自己纠结到体育或者某一个领域,所以更加倾向于后者的公共政策专业。」

与孟依彤的跨出体育专业不同,本科就读于天津体育学院运动与文化艺术学院的祁芮,为了追寻自己热爱的球队,她远赴西班牙的马德里欧洲大学,攻读体育相关专业。

因为C罗和皇家马德里,祁芮也在一直关注着这个国家的历史和文化。「目前学英语的人已经非常多了,但西语仍然算是小语种,而西语在体育领域的应用又比较广泛。」这也是她选择西班牙的其中一个原因。

除了体育管理之外,传媒的相关专业也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。成为一名体育记者,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。每一次实习,每一个选择,都是为了离梦想更进一步。

提升语言的最好方法,就是融入环境。两个月前,当孟依彤还在国内上网课的时候,祁芮已经只身前往西班牙的瓦伦西亚,但不是为了新学期的课程,而是为了上语言班。

疫情之下,大部分留学生都会选择在家上网课,甚至Gap间隔一年。等来年疫情有所控制,或者等疫苗研发上市,接种完了再出国。

祁芮在这个阶段「逆行」出国,无疑将会面临着更大的风险,对此家人对女儿的选择也是充满了担忧。为了减少家人的顾虑,她给远在西班牙的朋友发了消息。

得知相比于疫情刚开始的毫无防备,现在的西班牙已经没有传言中的那么严重。「任何一个商店都会准备消毒用品,口罩也能够随时买到。再加上小城市的人口密度并不是特别高,只要做好充分的准备,是没有问题的。」

为了安全起见,从飞机降落马德里到前往瓦伦西亚的过程,祁芮选择了拼车的方式,因为都是中国人,大家也比较放心。同样,和家人通话报平安,也成为了她每天要做的事情。

作为一个「外国人」,祁芮没有完全适应当地的口味。所以除了日常学习以外,她还会前往当地的「中国商店」置办一些调料,在当地的超市购买蔬菜、肉类和鸡蛋,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。

生活在瓦伦西亚的人,幸福指数往往是很高的。因为相比于北上广等城市,这里的生活成本更低,节奏也会更慢一些。这让祁芮有时间沉下心来,不断巩固语言的学习。

虽然人已经到达了西班牙,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能够逃离上网课的命运。在合租的房间中,花4个小时进行直播课程的学习,仍然是她每天最主要的任务。

好的消息是,语言班也正在尝试恢复线个班的增量缓慢增长着。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轮到自己,但至少还是看到了希望。

因为提前飞往西班牙,祁芮有一个缓冲期。这一选择的好处也体现了出来,国际政策之间的变动,不再会对她产生过大的影响。只要保障了自身的安全,完成学业是没有太大问题的。

危险与机遇并存,在疫情之中也有所体现。疫情的出现,让很多打算出国的学生放弃了原本的想法。而学校为了保障招收留学生的数量,相比于之前的申请标准,条件有所放宽。

「今年,你有可能申请到比自己条件高一个档次的学校。我也问了很多的朋友,他们也说,按照自己的情况,瓦伦西亚应该是申请不上的,但是今年的确收到了Offer。也有不少人是因为不想放弃这个机会,仍然坚持留学的。」孟依彤和身边的同学,也都察觉到了今年的不同。

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网络授课也不完全是坏事。当留学生进入一个陌生的环境,一种完全不同的上课节奏,是需要花时间来适应的。线下课程,错过了就真的错过了,但网课课程却能够无限次数的回听。

每周上课的时间并不长,但是要想充分地理解和吸收,却需要花费数倍的时间。在第一阶段的学习当中,她经常把自己关在屋子里,连续好几天不出门,甚至放弃了一切的娱乐。

「国外的授课模式的确不太一样,大家可能会觉得公共政策这个专业比较枯燥,但在深入了解之后,还是挺有意思的。」当一个人带着兴趣去上课,也就不觉得学习的过程是枯燥的了。

即使没有前往英国,只要你想学好,还是有很多方式的。爱丁堡的资源非常丰富,学校会为每个学生提供一个账号和密码,可以免费使用。你可以查阅各种资料,下载论文。

「你要是有什么问题,可以随时向老师提问,不存在你想用什么东西,却找不到的情况。」

但在疫情之下,混文凭也会变得更加容易。国外的很多课程没有设置平时的测验,只有最后的论文环节,这让代写有了可操作的余地,也让留学生的质量出现了两极分化的态势。

如今,祁芮已经把马德里欧洲大学的申请资料提交了上去,除了学好语言之外,剩下的只有等待。今年的春节,她大概率也会在西班牙度过,身处异国他乡,追寻着最初的梦想。

晚上,孟依彤给笔者发来了消息,说英国的政策有所调整,2020年9月入学的一年制留学生,如果想要获得毕业之后的工作签证,需要在4月6日之前入境英国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sxqswy.net/,瓦伦西亚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